<acronym id="dakkq"><legend id="dakkq"></legend></acronym>
  • <var id="dakkq"><ol id="dakkq"><big id="dakkq"></big></ol></var>
      <output id="dakkq"></output>
      1. <var id="dakkq"></var>

          廣東高院執行局發布“基本解決執行難”白皮書
          來源: 信用廣東    時間: 2019-07-01 11:15
          【字體: 】【打印】 【關閉


           

          近日,廣東高院召開新聞通氣會,執行局發布了《廣東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白皮書》。

          微信圖片_20190619112524.jpg



          “基本解決執行難”,時代是出題人,人民是評卷人,人民法院是答題人,白皮書是答題過程的記錄,是答題情況綜述,是有拼搏、有汗水、有成功、有不足、有挫折、有悲痛的奮斗者足跡。

           


           
          目  錄

           

          前言

          一、“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總體安排和評估情況

          二、“基本解決執行難”的主要舉措

          三、“基本解決執行難”三年攻堅成效

          四、“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特色亮點

          五、“基本解決執行難”與社會治理

          結束語

          前言

           

          執行難在我國司法實踐中成因復雜、由來以久。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高度,在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切實解決執行難,依法保障勝訴當事人及時實現權益”的工作要求。為落實中央工作部署,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并出臺《關于落實“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工作綱要》(以下簡稱《工作綱要》),對“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總體思路、主要任務及組織保障提出了具體要求,從而拉開了“基本解決執行難”的序幕。

           

          20163月到20193月,廣東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統一部署,緊緊依靠黨委領導、人大監督、政府和社會各界支持,鼓足干勁、力爭上游、排除萬難,全面深入推進各項工作,黨委領導下的綜合治理執行難的體制基本形成,“一性兩化”的新型執行機制得以確立,查人找物難、財產變現難、打擊規避執行和逃避執行難、案件管理難等一系列難題得到破解,執行工作形象明顯改善,執行公信力大幅增強,“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目標如期實現。

           

          一、“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總體安排和評估情況

          基本解決執行難”與“切實解決執行難”方向一致、階段不同,“基本解決執行難”不等于“切實解決執行難”,但“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量變過程必將引起質變,推動執行工作發生根本性變革、執行難問題從根本上解決。

           

          (一)總體目標

          根據《工作綱要》,最高人民法院確定“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總體目標是“四個基本”,通俗的概括是“內外有無”:1.被執行人規避執行、抗拒執行和外界干預執行現象基本得到遏制(“外”);2.人民法院消極執行、選擇性執行、亂執行的情形基本消除(“內”);3.無財產可供執行案件終結本次執行的程序標準和實質標準把握不嚴、恢復執行等相關配套機制應用不暢的問題基本解決(“無”);4.有財產可供執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內基本執行完畢,人民群眾對執行工作的滿意度顯著提升,人民法院執行權威有效樹立,司法公信力進一步增強(“有”)。《工作綱要》還提出“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要實現執行模式改革、執行體制改革、執行管理改革、財產處置改革和完善執行工作機制、執行規范體系、執行監督體系和專項治理機制八個方面的主要任務。

           

          2016年,根據《工作綱要》,廣東高院出臺《我省法院“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的實施意見》,提出了58項具體工作措施和16項組織保障要求,并明確“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的總體思路:2016年重點清理執行案件和執行案款,完善信息化設施和制度規范,突出治標;2017年以全國執行指揮管理平臺啟動為標志,深入推進專項工作,全面治本;2018年決勝沖刺,全面完成總體目標,確保如期完成任務。

          (二)評價體系

          以往,針對執行工作的評價以法院內部考核為主,將執行結案率作為主要考核指標。為客觀、全面考評各地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引入第三方評估機制,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牽頭的4個部門、13家媒體、15名專家學者組成評估組,獨立對“基本解決執行難”進行跟蹤評估。評估秉持過程與結果并重、分級設定指標體系等原則,為人民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確立了評價標準。基層人民法院的指標體系由“規范執行”“陽光執行”“執行保障”“執行質效”4個一級指標構成;中級人民法院的指標體系由“規范執行”“陽光執行”“監督管理”“執行保障”“執行質效”5個一級指標構成;高級人民法院的指標體系由“制度機制建設與落實”“監督管理”“執行保障”3個一級指標構成。其中,將“基本解決執行難”的“四個基本”量化為“四個90%、一個80%”的核心指標,即90%以上有財產可供執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內執結,90%以上無財產可供執行案件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符合規范要求,90%以上執行信訪案件得到化解或辦結,近三年執行案件整體執結率超過80%,以上指標全國90%以上法院達標。

           

          (三)評估情況

          根據安排,20191月,廣東法院接受第三方評估。除詳細聽取廣東高院執行工作情況報告外,評估組隨機抽取了8個地市的34個法院聽取具體工作情況匯報,隨機抽取了各法院150200件案件電子卷宗,調取全省法院執行工作質效數據,登錄系統了解執行案件的整體情況,并現場檢查執行指揮中心。評估結論認為,在兩到三年時間里,尤其是2018年以來,廣東法院在制度建設、行為規范、執行公開、質效方面成效顯著,執行面貌有明顯改觀。在核心指標方面,全省有財產可供執行案件實際執結率、2018年終本合格率、信訪辦結率、三年整體執結率的數據均達到最高人民法院預設的要求。在構建“基本解決執行難”大格局、優化執行權配置啟動審執分離改革、改革創新執行工作機制、執轉破方面,廣東法院取得創新成效。


          二、“基本解決執行難”的主要舉措

          按照“基本解決執行難”三年規劃,廣東法院組織開展了“雙清雙戰2016”(清理執行案款、清理執行存案;向“老賴”宣戰、向執行難宣戰)、“攻堅2017”、“決勝2018”及“南粵執行風暴”等執行專項活動,減存案、提質效、加力度、補缺漏、夯基礎、建機制,持續推進“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

           

          (一)推動形成綜合治理執行難格局

          2016年以來,廣東高院黨組多次向廣東省委專題匯報“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廣東省委高度重視,20178月,省委常委會通過了《關于支持法院切實解決執行難的意見》,并以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名義印發。20185月,廣東省委依法治省辦印發了《貫徹落實省“兩辦”<意見>的工作方案》,明確各地區各部門負責承擔的50項具體任務,壓實“基本解決執行難”的共同責任。20171月,廣東省成立了由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任組長、20家成員單位參與的“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領導小組,多次召開聯席會議,在全省范圍內建立了聯動工作機制。各地市(縣、區)也都成立了相應的領導小組。廣東省人大常委會20162017年連續兩年就行政機關履行法院生效裁判問題開展專門調研,幫助解決涉行政機關案件執行問題。廣東省委政法委召開了三次全省“基本解決執行難”會議,協調解決跨部門、跨系統的執行聯動問題,黨委領導、政法委協調、人大監督、政府支持、法院主辦、部門配合、社會各界參與的綜合治理執行難的新格局在全省基本形成。

           

          (二)舉全省法院之力集中攻堅

          廣東三級法院將“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作為“一把手”工程,舉全院之力,標本兼治、攻堅克難。2016年以來,廣東高院院長龔稼立4次視頻連線督導16個地市的中、基層法院院長,10余次親臨重點地區法院現場調研指導和督促工作,定期主持召開全院“基本解決執行難”領導小組會議。副院長徐春建、胡鷹多次組織監察室、政治部和執行局,對進展較慢、問題較多的法院進行通報,對院長進行約談。三年來,全省法院共為執行部門增員1466人(其中廣東高院從其他部門抽調18人參與“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廣東高院執行局對照第三方評估指標,確定了77項重點工作任務,實行責任到人、任務上墻、掛圖作戰;每周發布一期執行辦案數據周報和一期執行質效監控參考,每月召開一次全省法院執行工作例會,加強工作指導;對各中院、基層法院多次進行業務培訓,多次發布工作指引;對重點地區進行全程輔導,對落后地區進行巡回督導,對個別基層法院由中級法院派工作組駐點幫扶,對達標困難較多、進度較慢的法院及時向相關中院院長發出告知函,對各中院年度執行工作進行單獨考核并通報考核結果,在全省法院營造了你追我趕、積極向上、奮勇攻堅的氛圍。

           

          (三)持續推進執行規范化建設

          廣東全省法院全面啟用全國統一的執行辦案系統,實行節點化、數字化、精細化管理,實現案件信息即時錄入、數據批量推送、重要流程節點通過“兩微一端”、手機短信等多元化方式同步公開,切實杜絕案件“體外循環”和暗箱操作。加強對終本率、終本案件合格率、失信名單撤銷率、信息錄入差錯率等指標的監控,積極查找和補足工作短板。抽查各中院的執行案件,通報存在的問題并納入執行工作單獨考核范圍,規范執行辦案。開展規范執行行為專項整治活動,廣東高院對全省法院怠于落實監督措施的案件進行專門督辦,對不規范執行和消極執行的典型案件進行通報,對存在長期未結案件較多等問題的中院進行約談。制訂出臺《關于規范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發現被執行人存款案件辦理程序的意見》、《關于規范執行不能案件退出強制執行程序的意見》等指導性文件,進一步規范終本案件辦理;出臺《中級人民法院協同執行基層人民法院執行實施案件的實施細則》,進一步推動疑難、復雜案件辦理;出臺《關于辦理執行監督案件的指引》、《關于執行監督工作實施問責的暫行規定》,進一步加大問責追責力度。每年發布一期執行裁決案件發改分析,每月發布一期執行案件裁決要點,就38個疑難問題出臺指導意見,執行工作水平大幅提升,消極執行、選擇性執行和亂執行現象得到全面治理。

           

          (四)深入推進執行信息化建設

          廣東高院2018年投入3300萬元,在全省法院建設可視化、實時化、規范化的應急調度值守平臺,專門用于執行指揮的第二套高清視頻會議系統,以及升級改造省法院執行指揮中心,基本建成三級法院聯網和實體化運作的指揮網絡。2018年,廣東在全國率先實現了全省不動產數據與“總對總”聯網,目前全省不動產入庫信息已超過809萬項。推動全省188家地方性銀行聯網“總對總”查控系統,實現銀行存款和理財產品網上查詢、凍結、扣劃全覆蓋。持續進行數據校準,廣東本地和全國法院執行辦案系統的數據誤差由近3萬件減少到2000件。擴展執行案件流程管理系統功能,增加“點對點查控”、一案一賬號、委托執行、電子簽章、裁判文書上網、限制被執行人出入境管理等模塊,擴展系統支撐能力,滿足執行案件持續增長、規范節點持續增多而急速增長的工作任務,執行辦案更加暢通、高效。借助網絡化、信息化、集約化,執行工作實現了從傳統執行方式向現代執行方式的巨大飛躍。

           

          (五)積極穩妥抓好執行信訪工作

          廣東各級法院實現執行申訴信訪系統使用全覆蓋,確保信訪案件件件有錄入、有結果、有回音。廣東高院制訂了《關于加強赴京執行信訪化解工作的通知》,落實訴訪分離,確保赴京訪矛盾實際化解。每季度對全省赴京、赴省訪情況進行通報,每月召開視頻會議對未結赴京、赴省訪案件逐案督辦。信訪骨頭案件實行“屬地管理、分級負責”,由院、局領導包案化解,嚴格依法辦事、防止激化矛盾,做到依法處理、輿論引導、社會面管控“三同步”,妥善處置極端信訪和群體性鬧訪問題。2017年執行信訪案訪比3.39?,低于全國6.44?的平均值,正向排名全國第二;2018年為2.22?,低于全國4.63?的平均值,正向排名全國第四。通過積極回應人民群眾的訴求,解決當事人的困難,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進一步踐行公正司法、司法為民宗旨。

           

          (六)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2016年以來,廣東法院主動聯絡全國和省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3292人次,主動邀請5702347名全國和省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參加“基本解決執行難”專題視察等活動。21個地市的全國人大代表已實現聯絡全覆蓋。廣東高院每年都制定專門的執行宣傳工作方案,對重點工作、典型案例以及攻堅決戰進展情況進行宣傳,累計發布廣東法院基本解決執行難簡報120期,推介各地經驗成效;制作多期“本案正在執行”欄目,已在中央電視臺播出;開通全國首家高院執行微信號,發布文章270篇;組織召開4次新聞發布會,發布執行工作動態和打擊拒執犯罪、推進涉民生案件執行、執行不能等典型案例;在羊城晚報等媒體開設專欄,由執行法官講述執行故事,組織開展11場執行直播活動,累計觀看人數超過3500萬,讓人民群眾了解執行工作、支持執行工作,執行工作環境進一步改善,執行公信力進一步提升。

           

          三、“基本解決執行難”三年攻堅成效

          (一)執行存案大幅下降

          三年來,廣東法院辦結執行案件近180萬件,位居全國第一,約占全國的十分之一。其中,2016年執結43.4萬件,同比增長36.8%2017年執結62萬件,同比增長43%2018年執結73.5萬件,同比增長18.5%;結案率87.74%,同比上升3.84個百分點;結收案比102.77%,同比上升5.64個百分點。執行到位金額3120億元,與前一個周期相比增長73.8%,用真金白銀兌現了人民群眾的勝訴權益。截至2018年底,全省執行存案從高峰時的30萬件減少至10.28萬件;長期未結案件從最多時的6萬多件,減少到2.6萬件;超審限案件從6000多件,減少到35件。廣東高院執行局辦案效率大幅提升,2018年在受理案件數量增長41.89%的情況下,結案增長44.54%,達到1032件;結案率98.29%,同比上升2個百分點,結收案比101%。全省法院和省法院執行局結案雙雙創出歷史新高,結收案比雙雙突破百分之百。     

           

          (二)案件質效逐步提升

          作為全國唯一一個年收執行案件超過70萬件的省份,廣東在加速案件辦理、提升執行質效方面壓力巨大。經過歷時三年的努力拼搏,全省法院一手抓新案辦理,一手抓積案清理;一邊抓辦案進度,一邊抓質效指標,到2018年底,全省法院有財產案件法定期限內實際執結率上升為96.8%、執行信訪案件辦結率100%,執行案件三年累計結案率94.59%2018年以來,無財產可供執行案件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合格率99.39%,全部達到最高人民法院預設的要求。     

           

          (三)執行規范化水平明顯提高

          2016年以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統一部署,廣東法院開展執行案款集中清理活動,清理執行案款110億元,歷史遺留問題整體化解。2017年以來通過最高人民法院四輪專項巡查,廣東法院深入開展集中整改活動,不規范辦案問題得到了有效整改,依法執行、規范執行、文明執行、善意執行成為執行干警的普遍共識和自覺行動,到2018年底“終本”案件合格率穩定在99%以上。

           

          (四)執行理念、觀念和方法發生革命性變化

          廣東法院持續完善集約化網絡查控機制,能夠實時網絡查控被執行人的18類身份和財產信息,執行方式由“登門臨柜”轉變為網上點擊,查人找物難題得到有效緩解。珠三角地區法院依靠執行信息化、管理精細化和輔助工作社會化,想方設法突破案件增長快、積案難案多等困境,實現辦案加快、質量提升、機制優化的向好態勢,單個團隊年辦案過千件的紀錄不斷刷新。以共建、共治思維推動失信聯合懲戒不斷擴展覆蓋面、提升精準度,2018年促使9.16萬名被執行人主動履行債務,執行方式由法院強制執行向自愿履行方向發展的拐點已經出現,信息化、集約化執行成為常態化的執行方式。

           

          (五)執行工作形象發生根本性改變

           “基本解決執行難”三年攻堅,廣東法院執行工作發生了巨大變化。三年來,廣東法院解決執行難的力度前所未有,投入的力量和取得的成效也前所未有。強制執行的職能作用發揮越來越充分,讓人民群眾感受到了人民法院執行動真格,感受到了敢于執行、善于執行的新形象。限制高消費、限制出境、列入失信名單、拘留甚至追究拒執罪等執行措施的廣泛適用,向各界充分展示了人民法院積極兌現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內容的決心,提升了執行工作的影響力,同時也壓縮了失信被執行人的活動空間。人民法院執行攻堅成為三年執行工作的顯著特征,執行工作得到越來越多當事人和人民群眾認同、點贊。

           

          四、“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特色亮點

          廣東是全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先行地、實驗區,經濟社會發展、法治建設水平以及司法審判工作都有自身特點。區域發展不平衡是廣東的基本省情。與此相適應,廣東法院執行工作也發展不平衡,粵東西北地區基礎薄弱、歷史遺留問題較多;珠三角地區案件總量大、新類型案件多、案件多人手緊的矛盾十分突出。廣東法院秉持敢闖敢試、敢為人先的改革創新精神,立足省情和自身優勢著力打造特色亮點。

           

          (一)借力司法改革探索現代執行工作機制

          廣東作為中央確定的司法體制改革首批試點省份之一,在探索審判權和執行權適度分離方面起步較早,2015年就確定了深圳、汕頭、佛山、茂名4地法院作為審執分離改革試點法院。全省各地法院根據本地實際,在堅持執行權的司法權屬性的前提下,也都相應開展了執行裁判權與實施權相分離的改革。20168月,廣東高院成立全國首家高院破產審判庭(執行裁判庭),專門審理企業破產、企業強制清算、執行異議之訴、案外人異議之訴、分配方案異議之訴等案件,積極順應執行現代化進程,通過改革增創新的執行機制優勢。

           

          (二)創新方法解決執行難題

          廣州中院開展“送必達、執必果”試點,拓寬受送達人信息采集渠道,可獲取全市1300萬條標準地址信息和900多萬外來人口的暫住信息,解決“送達難”;推動市“兩辦”出臺文件,44家單位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32類聯合懲戒措施,推動全市中小客車帶指標司法拍賣落地實施,加快實現“執必果”,得到最高人民法院周強院長充分肯定。佛山市禪城區法院與區社會綜合治理指揮中心對接,共享全區人口、不動產、網格員等信息,探索借助大數據和智慧城市建設打造“云執行”模式。各地法院創新執行團隊辦案機制,案件多的地區已經普遍建立起快執團隊、繁簡分流及二次分案機制。全省法院推行輔助性和事務性工作集約化、社會化辦理。其中,廣東高院與京東集團、保險公司、金融機構簽訂協議,融合社會力量助推司法網拍、執行救助等工作;廣州等地法院通過網上詢價確定網絡拍賣底價、引入地稅評估體系開展涉案房產評估,解決財產評估時間長、處置進度慢等問題;中山法院引入銀行等機構負責執行款管理、發放等工作“讓專業機構的專業人員負責專業工作”。2018年,廣東高院收集各地法院創新案例100余個,總結推廣29個。

           

          (三)以執行公開提升司法透明度

          全省法院在同一個網絡平臺辦案,執行收結案信息、終本案件信息、財產處置信息、失信名單信息、案款退付信息、執行裁判文書信息均實時在系統中生成并對外公開,當事人可隨時查詢。全省法院全部開通12368訴訟服務熱線,及時受理、轉辦查詢案件、聯系法官、信訪投訴等執行訴求。全省法院網絡司法拍賣100%覆蓋,在2017年成交378億元(同比增長2.5倍)的基礎上,2018年成交521億元,同比增長37.7%;成交標的2.1萬個,居全國第一,通過“陽光拍賣”實現財產處置“零投訴”。廣州中院以微信“微執行”推進智慧執行,提供執行公告、執行指南、失信曝光、執行懸賞、提交線索、拒執案例6項公開功能,搭建公眾參與解決執行難的平臺。佛山市順德區法院開通辦案團隊執行微信號,暢通與當事人聯絡的通道,主動接受當事人監督。

           

          (四)通過執行隊伍的無私奉獻提升執行公信力

          廣東法院以占全國十五分之一的執行力量辦結了十分之一的執行案件,案多人少矛盾非常突出。珠三角地區法院人案比普遍達七、八百件,個別地區甚至過千。為了實現“基本解決執行難”目標,廣東法院執行干警加班加點已經成為工作常態,真正做到了“5+2”、“白加黑”,充分展現了勇打執行攻堅戰的英雄氣概。2018年以來,廣東信宜市法院執行局副局長伍彤等5名執行干警犧牲在崗位上。組織上給予了深切關懷,倡議全省執行干警學習伍彤精神,投身解決執行難的偉大事業。

           

          五、“基本解決執行難”與社會治理

          (一)“基本解決執行難”助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基本解決執行難”與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雙向促進。早在2014年,人民法院即已開始限制失信被執行人乘坐飛機和高鐵,成為較早呼吁建設社會信用體系并付諸實踐的部門。2016年以來,廣東高院將“基本解決執行難”融入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格局,以落實對失信被執行人的聯合懲戒為突破口,積極與有關部門共享信息、開展協作。人民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因特有的權威性、終局性特征,已成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要數據源,越來越多的機關、企事業單位主動對接使用,更加精準指向失信者的痛點,起到了很好的“補位”懲戒作用。2016年以來,全省法院共發布失信被執行人82.72萬人,限制消費94.59萬人,促使16.9萬人履行了法律義務。廣東高院與省發展改革委合作,在“信用廣東”網搭建“法院執行曝光臺”,推動省有關部門將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嵌入審批系統,5個月內公安機關即已限制2485人入住四星級以上賓館。廣東高院與省委組織部、共青團廣東省直機關工委共建聯合懲戒機制,對127名新當選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和共青團廣東省代表候選人進行資格審查,防止失信被執行人當選。會同省發展改革委、省財政廳,對372家涉金融領域失信企業進行治理,限制其參與政府采購和投標建設工程,促使42家企業在前期治理階段履行了義務。

           

          (二)“基本解決執行難”護航經濟高質量發展

          20181月和10月,廣東高院分別出臺《關于為優化營商環境提供司法保障的實施意見》和《關于為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提供司法保障的實施意見》,要求加快推進解決執行難,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依法慎用強制措施,嚴禁超標的和超范圍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最大限度減少對企業正常經營的不利影響。為加快推動市場出清,釋放沉淀資源,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廣東高院出臺了《廣東法院關于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的若干意見》,妥善解決“僵尸企業”破產啟動難、程序銜接不暢問題。2018年,廣東法院將5萬件執行案件轉入破產程序推進清理,平均每審結一件“執轉破”案件即消化1133件執行案件。法院作出受理決定的平均周期45天、宣告破產6個月、審結12個月,改變普通破產案件審理兩年以上的狀況。最高法院召開現場會總結推廣深圳、廣州等地“執轉破”工作經驗。

           

          (三)“基本解決執行難”促進行政機關帶頭履行生效法律文書

          行政機關涉訴欠債案件,雖在執行案件總量中占比極小,但一直受到高度重視。2016年以來,廣東省委政法委先后召開2次積案清理推進會,約談了9個地市黨政主要領導,并將“基本解決執行難”納入依法治省考核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考核,2018年扣減了9個地市的考核分數;省政府法制辦將行政機關履行法院裁判情況納入依法行政考核,2018年扣減了6個地市政府的考核分數。

           

          (四)“基本解決執行難”推動社會矛盾紓解

          執行工作是糾紛處置的最末端環節,防控風險并妥善化解矛盾,始終是“基本解決執行難”的重要內容。廣東高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盡最大能力滿足群眾的執行關切,盡最大努力化解矛盾,維護穩定。廣東高院推行司法救助資金與商業保險相結合的執行救助機制,解決無財產案件弱勢群體的執行難題。開展涉民生執行活動,2016-2017年元旦春節期間為農民工追回拖欠工資4.46億元。開展涉農信社案件集中執行活動,化解金融風險,護航農信社改制。就網絡仲裁執行提請最高人民法院出臺司法解釋,促進多元化糾紛處理機制健康有序發展。就“不交吉拍賣”等社會關注問題開展專項調研,出臺文件指導各級法院規范辦理。

           

          結束語

          我們清醒地認識到,廣東法院執行工作還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與省委和人民群眾期待還有不小的差距。接下來,全省法院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定信心決心,堅持攻堅克難,以健全完善長效機制為重點,深化執行體制機制改革,深化綜合治理和源頭治理,進一步鞏固“基本解決執行難”成果,以高起點、高標準推動全省法院執行工作在更高水平上實現高質量發展,為廣東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當好“兩個重要窗口”再作新貢獻。

           


          來源|廣東執行

          編輯|信用廣東

          轉載請注明以上信息

           

           

           

           

           

           

          看看屋影视在线看免费